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3ag.kh.2009.380707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由我们的宪法想起,,,。  

2012-08-05 17:16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炎黄春秋第六期上,有一篇题为陶铸是谁打倒的?那是66年文革刚开始时,上海王洪文率领1000名上海革命造反总司令部赴京告状,不料在离上海不远一个小站受阻,于是王就卧轨拦截开往北京14次特快列车,这就是震惊中外的“安亭事件”。事件发生后,陈伯达根椐周恩来指示,做了两件事;一要上海市委顶住,不能承认“工总司”是合法的组织,。二电文指出这次行动不单影响本单位的生产,还大大影响全国的交通。同时中央文革派张春桥去安亭处理,虽知张春桥同意王洪文提出五个条件并签了字,就是说他代表了中文革承认了工总司为合法组织。这一来事闹大了。第二天“老佛爷”到钓鱼台召开常委扩大会,参加者有陶铸,文革和几个军队里的人(陶铸当时是第四把手),椐王力回忆,“老佛爷”就拿出宪法念了一段公民权利,集会结社自由的条文,这是针对陈丕显和陶铸的,因他俩说过工人不能成立全市性组织,这分明就是支持张春桥。这我倒是第一次看到无法无天的老佛爷竟用上宪法了。为次我又想起另一个人,也曾想用宪法来保护自已尊严,那人就是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,当67年刘少奇被斗时,也曾对造反派用宪法来捍卫过自已,可还是死无葬身之地了。真不可思义,同样一部宪法,一个可以拿来为造反找根椐,一个国家主席同样用宪法却保不住自已生命,这叫什么世道?
这到又使我想起一件事,那是73年农场里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刚刚结束,一天星期天,队里有个叫赵雪坤的知识分子,队里叫他“书呆子”,平时喜欢咬文嚼字,那天他出去没请假,(当然我们平时出去也不请假),不知谁向中队部打了小报告,有的干部本来就眼开眼闭,知道我们外出,最多就是去当地农民家弄点吃。但也有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干部,当然打小报告的人,也专向拿鸡毛当令箭干部打小报告。那天赵雪坤一回队,就被叫去办公室,问他今天外出你请假了没有?赵回答说;休息天外出还要请假?那位值班干部说;这是农场纪律。赵说;纪律管不了宪法,今天是我休息日,宪法保障我有人身自由。那位老爷听了就火了说;你别忘了这里是改造农场!那位“书呆子“也不示弱说;那你更应放我回上海,我是人民,怎么还强留置我在改造农场?那位干部耍官腔叫来人内大组长说;你现在把他带回去,晚上人内开会好好帮帮他提高认识。其实他是给自已找台阶下。在这说明下,当时区分矛盾时有四档次,第一类纯属人民内部矛盾。第二是虽属人内矛盾,但表现不好还需考察一时期,再作定论。我们称它为”内考“或”内吊“。第三类纯属敌我矛盾。第四类,虽属敌我矛盾,但表现还可以,但要摘掉那顶坏分子帽子,还要考察一时期看其表现。我们称它为”敌考“或”敌吊“就是说那顶坏分子帽子悬在空中,随时随地可摘,也随时随地可给你带上。我们的老佛爷真为作弄老百姓。最后四人帮打倒落实政策时,还哪有什么矛盾?全部有家回家,无家留场。这又使想起在福建运输队时,有一叫周学宝的人说过一句话;功到自然成,火到纸自燃。就是说你再拚命争取也没用,等时后一到全都一样,真是高见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