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3ag.kh.2009.380707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从42年河南灾荒和我们的三年灾难.  

2012-12-05 17:49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这几天在网上看到篇题为42年河南灾荒文章,说当年饿死人.卖儿卖妻,和人吃人等惨况.还说当年日军还救济过灾民,那是屁话他那来粮食,还不是我们自已的.他不过转下手充好人罢了.但河南灾害在我小时还有点印象,我记得我大约六七岁时,我祖母领着我到马路对面,一家叫沙利文面包店,买了蛋糕刚出店门,我手中蛋糕被一小叫花子抢了,他一边逃一边把蛋糕往口里塞,可他没逃出几步就被路人拉住,原来他不是上海人平时所叫的小瘪三,会讲上海话,问了后才知是河南逃荒的,看上起也不过10岁左右.我祖母对那位拉住他的人说;先生你放开他吧,是逃荒的怪可怜,当时我不懂什么叫逃荒,我祖母说我们吃的饭(米)都是乡下农民田里种出来的,今年田里谷子都给蝗虫吃光了.收成不好所以出来逃荒了.什么叫蝗虫我一点概念都没.心想这蝗虫一定是很大,把田里米都吃了.这逃荒从小就给我留下很深印象.后来在那三年(59-61年)灾害时.我一直深信那是自然灾害.直到队里一个一个死去,我还认为是抵抗力差而生病死.虽然肚子吃不饱,但每天还有半斤米可下肚,不认为是饿死的,直到62年迁场到安徽军天湖农场,才听说农场饿死了很多人,存下来的都到白湖农场去了,但那时也听过算数,我们在福建也不死了好多人.后来63年初我第一次回上海探亲,无意中谈到说安徽农场死人事 ,我姑妈马上从倚子上站起来,紧张的伸出食指按在口边说;轻一点.再三关照我在外面不要说什么死人不死人.当时我还认为姑妈有点小题大作.但以后确实没听到过有什么饿死人类传说.但细细想起来确有二个谜我一直没打开.第一在福建运输队,有一劈篾班(是劈篾后供扎排的),里有一个叫徐和生比我大几岁.一直剃一个和尚头.绰号小和尚.平时说话有点言无论秩,东一句,西一句,他说我吃过死小孩肉.当时大家都当他脑子有点不正常,也没当他一会事.所以也没人打他小报告.但现在想起来,三年灾害时59-61年,那小和尚58年已经在农场里了.难道他58年前就吃过死人了?现在想来他不可能说谎,这谎也不之于说到吃死人身上去?第二谜是,福建闽北上海农场迁到安徽军天湖农场后,人员大大不足,于是从上海各劳教和劳改农场抽调到军天湖.其中有大丰农场,青东农场.白茅岭农场,和上海劳钢厂.那时农场可说是人才济济.上至知识分子下至拾垃圾.各行各业人才都有.那时我们下湾二队有一批从大丰农场少教所调来,有一个叫张龙云,他一只眼是瞎的.说起话来也是大大例例,说到哪是哪,也是无轨电车乱开,他说他家58年因父亲原因,全家被迁到甘肃省后父亲死在甘肃,全家没法过就从甘肃逃回上海,在路上看到过死人,有的死人身上仅仅盖点草.有的就在路边草也没有盖.但人们听了也没当一会事.更没想到是饿死的.怪的是这的样人说的话却没人会去打小报告,指导员听了也没当会事.只是说你又乱开无轨电车.也没训他.现在分析要么指导员知道那时确死很多人,但像张这样的人你不能同他斤斤计较,要他写检查.否则他更会咬定,说的都是亲眼看到的,到时弄得满城风雨影响反不好,索性不理他.如指导员也真的不知那时饿死人事.那我真五体投地佩服,能把这么大的事封锁得严严实实.可我姑妈一听到我说饿死人时,那付紧张说明她道饿死人事.她也没说什么,只是要我在外面千万不要乱说.唉!我还说自己是那年代过来的人.说饿死人当时我也不相信,因为报上从没看到过有关饿死人,只是三年里不时看到说形势一派大好.说三年自然灾害,也只是周恩来在作政府报告时提到,克服三年自然灾害,既无外债又无内债.现在网上谈到三年饿死么多人,现在年轻人当然不相信,所以要我们拿出证椐来.我们的老佛爷真是高家压的高,实在是高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