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3ag.kh.2009.380707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0月09日  

2010-10-14 11:23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     离开农场后,我们一路马不停蹄往“我们的家”赶,一过长江那情景慢慢就不一样了,尤其进了滁县向来安县去,那一路看上去都 是灰蒙蒙,看不到多少人,偶而有一辆车从身边开过,卷起一股灰砂,眼都睁不开,一眼望去灰色的是山。灰黄色是枯草,那草屋向阳的墙面上都 贴着一只只园的并,后来才知墙上贴的是牛粪便,等干了用来当柴火的,椐说用它来煨粥是很香的。那地方看上去很是凄凉。下午四点多才到  “ 家 ” 家的全称是;安徽省,来安县,舜山公社,大安大队,金港生产队。当我踏进那间四面透风的草屋时,一股凄凉感油然而生,她把孩子放床上,就外出了,不一会她回来手里头拿着,咸鸭。鸡蛋,韭菜,我问,这里有买?她说;这是她去农场前就准备好的,她说她知道我这次一定能回来。我说不相信。她说她有这灵感,你不是回来了吗?农村里就是白天也冷冷清清的,别说是晚上了,七点种就家家户户关门了,只有那几只狗断断续续地叫着。晚饭后唯一去处就是在床上。我想唯一乐趣也就在床上吧!晚上她对我说;你还记得我以前对你说的话吗?我说你对我说过很多话啊!我哪知你说的哪 一句话?是我对你的诺言,我不是说过,我一定要把你从农场拉出来吗?你怎么谢我啊.....。是这么说过,我没忘记,我当时以为她只是对我示爱的一种决心,现在她真的实现了她对我的诺言。我能有今天确是离不开她,是她给我带来了做人的希望,是她给了我一个家,是她给了我一个孩子,也是她给我带来了做人的乐趣,我真想着这一切时.........。她说我问你,你怎没声音了 ?我突然一拉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头,恨不能把她溶为一体,我在她耳边轻声说;现在你更不会说我是流氓阿飞了罢。只听她叫着你.....弄疼我了。
      平心而论,自由固然重要,但生活呢?可能会有人说;自由是最重要的,可能还会有人把那首什么,生命曾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故,两者俱可抛。从层面上看没错,也有些道 理,但我所经历的,并不全是什么两者全可的抛那么简单,那要看具体情况,你要自由没错,但人首先要活着,这是先决条件,没有命还谈什么自由?我前面提到 过,有人为了活命 ,他特地到劳教农场来故意放火。还有的为了活命 ,俩人演了双簧,一个当小偷,一个把小偷送进公安局去。小偷为了活命情原去劳改,他们不可谓没有自由吧? 
      我现在自由是自由了 ,但生计还没着落,我的户口还在口袋里头,我不想就这样把户口报进生产队,当时脑子里也不知是怎 么想的,好象等什么机会似的,。我想这样整天闲着也不是一会事,我刚想和她商量准备养一只猪时,她突然对我说;她有 了,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她瞪着我边用手指着肚子边说我又有啦!唉!我的天!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,只问她你什么时吃准自已是有了?她说自已也没在意,去年十一月底我没来红,我去卫生院看过,只是简单问了下我有没有怀孕迹象,我说一点都没有。医生说;人太累,和生活不规律等都 可能引起失调。所以我也没当会事,加上前一时期 为你回乡事,我天天跑大队和公社,把这事给忘了,今天早上感到肚子里有动静,我才确定有了,你去年九月来家的,我估计有五个月了。我说!你呀,真是个糊涂蛋。还不为了你啊!她说。我开玩笑说;你也太会生了。她的两拳雨点 般打着我说;都 是你,都 是你,还说我,现在怎么办?我说;怎么,怎 么办?把他生下来就是了!她说;这可是你说的,到 时后你别叫苦!好!她这句话给我增添不少勇气,我只是眼睁睁看着她 ,她说你干吗这么看着我。 我说你是我前世修 来的。她说;去你的!我是来还债的,前世欠你的。
      二月分,我们买了一头小猪,还养了30多只小鸡,在屋前有块小地大约有30平方左右,我 化了二天时间把它开垦出来,有小部分后来种上了韭菜,这在农村里头是必不可少,因它是长期 菜,在青黄不接时,韭菜就可以救急。就这样象模象样准备在农村的 扎根了。在这里大都是大人吃小孩口粮,我们家是三 个人吃俩个人口粮,我户口没报,就是现在报了也没口粮,农村分粮要到 秋收才能分到 粮。不过我还没习惯吃杂粮,那玉米分做的粑粑,还有那山芋干,那些粮食对我们来说基本上能 满足了。我爱人肚子越来越大,在那年代的农村,无法算准预产期,眼看着她那大肚子,连走路多很困难,真把我急死了,万一要生了,叫我怎办,我只好事先向住在我们屋后的姓彭的大婶问好,有关接生婆住地,和一切事宜。那天是红日高照,(六月五日) 上海人有一说法,“芒种”入梅前要把冬天衣物等都要晒过,以免发霉。忽听我爱人在屋内叫我,我进屋后她说;你快去叫金师娘来,(公社接生婆),我连忙奔去彭家大婶要她先陪下我爱人,然后我奔向离家三里多远接生婆家,接生婆家总算有辆老爷自行车,她问我会吗?我点下头就带着她直奔家,只见大婶烧水,我爱人躺卧床上叫着,接生婆不断叫着吸气,用力,我在外面等着,过了大约20分钟,突然一声婴儿哭声,我的心总算放下了。那大婶在门口满脸笑容冲着说;葛哎!恭喜你哎!小符生了大胖儿子,。为此,我倒并没什么感到特高兴,我只担心大人的安全,这是我最担忧,因这是农村,不是在上海,现在大人和小孩都安全,总算放心了。当地人对生儿子特高兴,尤其是那些妇女,见了你就会说;葛哎!小符又生了大胖儿子。
        在农村里你什么都得自已去学了做,如种作物还好办些,什么季节种什么作物,实在不懂你就看人家,人家种什么你就种什么。有些事你非得去讨教人家,例当地人每家每户一到冬天都窖白菜,你就不能依样画瓢,许多越冬节作物不保管好,你就没得]吃。这第一年我们过得还不错,春节前我们养的那头猪,杀时有160斤,都盐了咸肉,在农村里头有了肉,和鸡,蛋过年就没问题了。我爱人比我懂得当地风俗,我毕竟去了没到 一年,她对我说;准备请大队书记,生产队长,会计,等人吃饭,这是免不了的,我当然同意了,我还特地去来安县城买了两并合肥产的酒(酒名忘了)椐说是安徽名酒。比起当地山芋酒,不知要好多少了,可惜我一点儿都 不会,除了酒我还买了一条安徽名烟大团结,在这一点上海人还是肯花钱的。春节前趁杀猪时有肉,我们请了三个壮劳力,把我们屋的墙缝用泥堵死掉。这墙不满说;那屋子外面刮大风,里面刮小风,有时墙缝还会发出呼峭声,尤其是下雪天,那雪花随着风会钻进屋内,外面下大雪,屋内飘小雪。那三个壮劳力化了大半天全搞定了。这是我对这个家了却一椿大心事,否则晚上睡,头不敢露出被子。这一年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合家团圆过的年。
           春节过后,有一天公社的马秘书,不知是路过我家门前,还是有事特地来的,我请他进屋坐,他说有一亲戚的一只半导体收音机。坏了,不能听了,我想请你帮给看下,我说你带来了?他说我先和你说下,如行话我再叫他送来,我说行,你叫他送来吧,后来他把话转题说;现在政策不一样了,农村的政策放宽了,我也没问政策怎么个不一样,老实说我一点也没兴趣,有时我收音机也听到过,我就把它隔过去了,我认会现在任何政策都与我不搭介,想的就是怎么把家搞好。78年秋的一天,我岳父给我爱人来信,她看了后把信给了我,信上说他(指我)过去一直说自已没问题的,现在全国都在搞冤,错平反,他(指我)既说自已没错,那么趁现在机会,把自已的问题搞清楚。我知道岳父的用意,从层面上来看当然是关心我,其次是为了证实我过去究竟有没有问题。我看后把信扯了说;怎么!你爸还不相信我?我爱人说;既然现在人家多在搞,你为什么不搞?说句心里头话,在农场20多年里头被压怕了,那时谁敢说自已是冤枉的,只要你一说,上面就说难道共产党会冤枉你?就那么一句话,会把你压得三天透不气,久而久之,自已也麻木了,也总觉得自已有错了。当时我对我爱人说;难道你还不相信我?我爱人有些不高兴说;你说什么呀!我说过不相信你吗?我爸也是好意,你发什么脾气?我说;你爸怎么这么拎不清?难道我去对人家说,20多年前共产党冤枉我了,这不找死吗?我爱人听我这么一说也就不作声了。后来这事就这样不料了之。不料事隔二个月岳父又来信问起此事。这会我爱人回信给她父亲说;她说我相信他(指我)是没事的,20年前的事,难道现要叫他去跟人家说20年前共产党冤枉他了,如你定要他去搞,也可以,我劝他去搞。但搞得成搞不成没把握,我是怕他再吃搁头。我看了信说真的,很感激我爱人能这么理解我,站在我这一边帮我说话。后来岳父来信说;我知道他(指我)没问题,但搞总比不搞好,你搞也没去搞,怎知搞不成?过去不充许你搞,现在有机会给你了,他还等什么?我看了信后对我爱人说;好吧,你爸既这样说我就写材料。我思考了下就提笔写,10分钟就写好了,内容很简单;负责同志;我是上海,卢湾区,淮海中路613弄,56号葛广德,于58年里弄整风时,我写了籍户警李秋宗一张大字报,内容 (一)他不关心社会青工年。(二)面孔板起象个老祖宗,看到女人就色迷迷。58年七月一日,在里弄大会上宣布我送劳教,说是三至六个月的,至七七年也没解决后回乡,今请负责同志给于复查并解决。 那时78年的六月底,七月一日邮递员在公路上叫葛广德有信,我爱人下去接过信一看是北京公安部来的,她脸带笑容说;是公安部来的。回信也很简明,说把我的信已转上海卢湾区公安局。你的一切问题可向卢湾分局反映。我知道这是惯例。凡上访信都转基层单位,但给我惊喜的是那个日期,今天收到此信是七月一日 ,58年我被送劳教也是七月一日,难道是巧合,58年至78年整整20年,又都是七月一日,一天不多,也一天不少,尽管是巧合,我想总归是个好预兆吧。于是我们决定趁七月分我爱人放暑假,全家回上海,于是我正式踏上为清洗自已道 路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5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